賬號: 密碼: 自動登錄 忘記密碼? 注冊用戶
第八十八章 不宜出行(二)
小說名稱:《異世邪醫:廢材傾城三小姐》 作者:陌雙 字數:4398 更新時間:2019-06-15 20:03:30
     蘇可郁的抬了抬風眸,聽到那個刺耳的聲音后,毫無為何感的翻了一個大清潔球。

        這個可以說是她映像深刻的聲音了,就算是背對著他,用膝蓋骨想她都知道是赫連黎。

        另一邊的赫連黎沒有看見蘇可郁的白眼,心里倒是有些喜滋滋的,沒想到今日出來下個注都可以遇到如此佳人。

        其實也不怪赫連黎眼睛尖,蘇可郁所站的地方本來就是一塊空地,在人來人往的賭場內可以說是格外顯眼。

        再加上她今日青黛描眉,唇紅齒白,一顰一笑可以說的宛若山水,在場的大多都是男人,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所以,在美人出聲執意想要給一個傳說中的廢物下注時,他感覺到他粉墨出場的時候到了。

        赫連黎自以為風流倜儻的理了理衣領,踱步像蘇可郁靠近。

        蘇可郁轉過身來,赫連黎理她已經半尺之遙了。

        不得不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即使赫連黎內心再惡心,穿的衣服到也是半點不含糊。

        墨發用一琉璃紫金冠高高束起,身穿一件云牙色的四喜如意祥云錦衣,外披一件烏龍金繡衫,腰上佩一根藍色玉帶,腳踏金薄重臺靴。

        人靠衣裝馬靠鞍,在沒有赫連玉卿那個妖孽和他對比的情況下,看上去還是勉勉強強人模狗樣,有點瀟灑快意的意思。!

        “我的事情與你何干。”蘇可郁的聲音冷如冰錐,毫不掩飾臉上的厭惡。

        呵呵,她還真是忘記了,自己現在這張臉,赫連黎認不出來呢,怪不得過來搭訕,著實是可笑至極。

        “姑娘怕不是這京中的人吧?”赫連黎自認為瀟灑倜儻的撩了一下額前的長發。

        “不過我看姑娘氣度不凡,衣著高貴,眼中也盡是權貴人家小姐才有的傲氣,出生的世家怕也是非富即貴。”

        赫連黎可以在赫連玉卿不和他計較的情況下,爬上那個太子之位,還是存在一定腦子計謀存在的。

        今天他和這個少女搭訕不僅僅是因為她容貌驚人,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看她出手闊綽,神態高傲,怕不是那個國家溜出來的得寵小公主,甚至有可能是哪個勢力的得寵弟子也說不定。

        現在她初來盛兮,如果自己維護好形象和她搞好關系,或者更好運的共結連理,豈不是比蘇可悅那個自命清高的小女人好?

        從前他對蘇可悅存在幾分真心,是因為在蘇可郁的對比下,更覺得她溫婉大方,頗有大家閨秀的風范,天賦在京城也是數一數二。

        但是這幾天,就因為自己一時沖動,當著赫連玉卿的面拒絕了和蘇可郁退婚,蘇可悅就開始無理取鬧。

        本以為他給了她丹藥恢復傷勢會讓她有所安心,結果這幾天不知道是發什么瘋,更加變本加厲跑去給蘇可郁立戰帖。

        虧她想的出來,贏了蘇可郁有什么光榮的,反而以后自己和她成親了會一起丟了他的臉面。

        未來太子妃用四階靈力去和一個勉強一階的人決斗,傳到其他三國他怕是馬上就會變成笑柄。

        今天他之所以過來,有一個原因就是南州那邊他想培養自己的勢力,需要大筆的資金去周轉。

        他本想拿全部財產今天來穩賺一筆,但他生母盛兮皇后也不是省油的燈,提醒赫連黎小心駛得萬年船,才讓他只拿出了一半金幣。

        卻沒想到,會在賭場遇到這樣的驚喜!

        單單容貌,眼前這個少女就甩了蘇可悅十條街,再加上她看上去就尊貴但神秘的身份,他赫連黎下定決心對她勢在必得。

        “你是太子,?然后呢。”

        蘇可郁在心里作嘔吐狀,你那張臉化成灰我也當然知道你是太子赫連黎。

        蘇可郁的態度不但沒有讓一向脾氣暴躁的赫連黎惱怒,反而更加自我確信了內心的想象:

        她連聽到自己是太子都如此淡定,一定是那些勢力里哪個長老的弟子,從小萬千寵愛于一身的那種天之嬌女。

        “太子這個身份也沒什么,不過是我父皇給我的罷了。”赫連黎賠笑著說道,“不過我是看姑娘不了解京中情況,白白被人騙了就不好了。”

        “哦?說說看,我怎么被騙了一個法?”蘇可郁長眉一挑,倒是升起幾分興趣看看赫連黎究竟想表達什么。

        “這蘇可郁和蘇可悅無論是名字上還是家世,看上去都沒什么差別,但是其中差別卻大了!”

        赫連黎裝作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樣,將蘇可郁拉倒一邊,見蘇可郁沒有打斷他的話,才清了清嗓子繼續說下去。

        “這二小姐蘇可悅是京城第一美人,小小年紀就已經到達了四階,被蘇丞相視為掌上明珠,甚至很有可能會入選今年北冥學院的招生,前途不可估量。”

        說完,赫連黎又生動的語氣一轉,“但那蘇可郁就完全相反了。”

        “明明是相府名義上的嫡女,卻從小廢材,琴棋書畫更是一竅不通,奇丑無比,卻一天到晚就知道肖想男人。被蘇丞相,以至于整個盛兮的人視為恥辱。”

        聽完赫連黎的話后,蘇可郁感覺這孩子怕是一個傻子。

        明天她決定不帶面紗了,一是不容易戰斗,而是她非常想看赫連黎打臉。

        不過,他都當著她自己的面一臉神秘的詆毀她了,不收他一點利息,她怎么對得起自己呢?

        “聽太子這一說,我倒也明白了你的意思,不過我最不缺的就是這些身外之物,之所以給這個三小姐下注,完全是因為我和她名字相同,不如太子和我打一個賭如何?”

        蘇可郁狡捷一笑,計上心頭。赫連黎完全沉浸在她那一笑的美色里,毫不知道蘇可郁的套路正在像他逼近。

        “這位小姐想這么賭,在下絕對奉陪。”

        蘇可郁沒有半點坑人的不好意思,對赫連黎說道:“我現在下注的是我全部的財產,太子殿下不如也一起奉上自己全部的財產去給蘇二小姐下注。我們立下字句,輸了的要無條件答應對方一個要求。”

        一聽到蘇可郁的賭注后,赫連黎立即就爽快的答應了:“好,一言為定,我們先立下字句,本太子立即去加注!”

        這個小姐一看就是沒有經歷過人情世故,被保護得太單純了。且不說自己是穩贏,她那句無條件答應對方一個要求簡直是為他赫連黎想的。

        等他弄清她真實身份以后,就可以一腳把蘇可悅踹開,拿字據要求她嫁給自己。

        若是她那時有沒有愛上自己,自己也可以故作大方不與她計較賭約,大大提升好感度,在從長計議。蘇可郁的抬了抬風眸,聽到那個刺耳的聲音后,毫無為何感的翻了一個大清潔球。

        這個可以說是她映像深刻的聲音了,就算是背對著他,用膝蓋骨想她都知道是赫連黎。

        另一邊的赫連黎沒有看見蘇可郁的白眼,心里倒是有些喜滋滋的,沒想到今日出來下個注都可以遇到如此佳人。

        其實也不怪赫連黎眼睛尖,蘇可郁所站的地方本來就是一塊空地,在人來人往的賭場內可以說是格外顯眼。

        再加上她今日青黛描眉,唇紅齒白,一顰一笑可以說的宛若山水,在場的大多都是男人,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所以,在美人出聲執意想要給一個傳說中的廢物下注時,他感覺到他粉墨出場的時候到了。

        赫連黎自以為風流倜儻的理了理衣領,踱步像蘇可郁靠近。

        蘇可郁轉過身來,赫連黎理她已經半尺之遙了。

        不得不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即使赫連黎內心再惡心,穿的衣服到也是半點不含糊。

        墨發用一琉璃紫金冠高高束起,身穿一件云牙色的四喜如意祥云錦衣,外披一件烏龍金繡衫,腰上佩一根藍色玉帶,腳踏金薄重臺靴。

        人靠衣裝馬靠鞍,在沒有赫連玉卿那個妖孽和他對比的情況下,看上去還是勉勉強強人模狗樣,有點瀟灑快意的意思。!

        “我的事情與你何干。”蘇可郁的聲音冷如冰錐,毫不掩飾臉上的厭惡。

        呵呵,她還真是忘記了,自己現在這張臉,赫連黎認不出來呢,怪不得過來搭訕,著實是可笑至極。

        “姑娘怕不是這京中的人吧?”赫連黎自認為瀟灑倜儻的撩了一下額前的長發。

        “不過我看姑娘氣度不凡,衣著高貴,眼中也盡是權貴人家小姐才有的傲氣,出生的世家怕也是非富即貴。”

        赫連黎可以在赫連玉卿不和他計較的情況下,爬上那個太子之位,還是存在一定腦子計謀存在的。

        今天他和這個少女搭訕不僅僅是因為她容貌驚人,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看她出手闊綽,神態高傲,怕不是那個國家溜出來的得寵小公主,甚至有可能是哪個勢力的得寵弟子也說不定。

        現在她初來盛兮,如果自己維護好形象和她搞好關系,或者更好運的共結連理,豈不是比蘇可悅那個自命清高的小女人好?

        從前他對蘇可悅存在幾分真心,是因為在蘇可郁的對比下,更覺得她溫婉大方,頗有大家閨秀的風范,天賦在京城也是數一數二。

        但是這幾天,就因為自己一時沖動,當著赫連玉卿的面拒絕了和蘇可郁退婚,蘇可悅就開始無理取鬧。

        本以為他給了她丹藥恢復傷勢會讓她有所安心,結果這幾天不知道是發什么瘋,更加變本加厲跑去給蘇可郁立戰帖。

        虧她想的出來,贏了蘇可郁有什么光榮的,反而以后自己和她成親了會一起丟了他的臉面。

        未來太子妃用四階靈力去和一個勉強一階的人決斗,傳到其他三國他怕是馬上就會變成笑柄。

        今天他之所以過來,有一個原因就是南州那邊他想培養自己的勢力,需要大筆的資金去周轉。

        他本想拿全部財產今天來穩賺一筆,但他生母盛兮皇后也不是省油的燈,提醒赫連黎小心駛得萬年船,才讓他只拿出了一半金幣。

        卻沒想到,會在賭場遇到這樣的驚喜!

        單單容貌,眼前這個少女就甩了蘇可悅十條街,再加上她看上去就尊貴但神秘的身份,他赫連黎下定決心對她勢在必得。

        “你是太子,?然后呢。”

        蘇可郁在心里作嘔吐狀,你那張臉化成灰我也當然知道你是太子赫連黎。

        蘇可郁的態度不但沒有讓一向脾氣暴躁的赫連黎惱怒,反而更加自我確信了內心的想象:

        她連聽到自己是太子都如此淡定,一定是那些勢力里哪個長老的弟子,從小萬千寵愛于一身的那種天之嬌女。

        “太子這個身份也沒什么,不過是我父皇給我的罷了。”赫連黎賠笑著說道,“不過我是看姑娘不了解京中情況,白白被人騙了就不好了。”

        “哦?說說看,我怎么被騙了一個法?”蘇可郁長眉一挑,倒是升起幾分興趣看看赫連黎究竟想表達什么。

        “這蘇可郁和蘇可悅無論是名字上還是家世,看上去都沒什么差別,但是其中差別卻大了!”

        赫連黎裝作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樣,將蘇可郁拉倒一邊,見蘇可郁沒有打斷他的話,才清了清嗓子繼續說下去。

        “這二小姐蘇可悅是京城第一美人,小小年紀就已經到達了四階,被蘇丞相視為掌上明珠,甚至很有可能會入選今年北冥學院的招生,前途不可估量。”

        說完,赫連黎又生動的語氣一轉,“但那蘇可郁就完全相反了。”

        “明明是相府名義上的嫡女,卻從小廢材,琴棋書畫更是一竅不通,奇丑無比,卻一天到晚就知道肖想男人。被蘇丞相,以至于整個盛兮的人視為恥辱。”

        聽完赫連黎的話后,蘇可郁感覺這孩子怕是一個傻子。

        明天她決定不帶面紗了,一是不容易戰斗,而是她非常想看赫連黎打臉。

        不過,他都當著她自己的面一臉神秘的詆毀她了,不收他一點利息,她怎么對得起自己呢?

        “聽太子這一說,我倒也明白了你的意思,不過我最不缺的就是這些身外之物,之所以給這個三小姐下注,完全是因為我和她名字相同,不如太子和我打一個賭如何?”

        蘇可郁狡捷一笑,計上心頭。赫連黎完全沉浸在她那一笑的美色里,毫不知道蘇可郁的套路正在像他逼近。

        “這位小姐想這么賭,在下絕對奉陪。”

        蘇可郁沒有半點坑人的不好意思,對赫連黎說道:“我現在下注的是我全部的財產,太子殿下不如也一起奉上自己全部的財產去給蘇二小姐下注。我們立下字句,輸了的要無條件答應對方一個要求。”

        一聽到蘇可郁的賭注后,赫連黎立即就爽快的答應了:“好,一言為定,我們先立下字句,本太子立即去加注!”

        這個小姐一看就是沒有經歷過人情世故,被保護得太單純了。且不說自己是穩贏,她那句無條件答應對方一個要求簡直是為他赫連黎想的。

        等他弄清她真實身份以后,就可以一腳把蘇可悅踹開,拿字據要求她嫁給自己。

        若是她那時有沒有愛上自己,自己也可以故作大方不與她計較賭約,大大提升好感度,在從長計議。

        

    
2手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