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自動登錄 忘記密碼? 注冊用戶
第一百四十三章 厚臉皮的欣然
小說名稱:《與君謀》 作者:晚客 字數:2128 更新時間:2019-06-27 20:07:29
     這個消息讓司徒一時間愣了神,不確信的盯著錦鋮又問了一遍:“你說誰?”

        “那個在落霞城時,總跟在祁念身邊的親衛,顧元清。”錦鋮以為他沒有聽清楚,重復道。

        “這人不是被他打發去浚陽了嗎?怎么跑這兒來了?”司徒擰起了眉,柔媚的桃花眼中多了幾分慎重和警惕,“難不成是祁念讓他過來的?”

        司徒想了想,大約心中放心不下,便又對錦鋮道:“不管是不是祁念安排來的,你且先跟著他,先看看他要做什么?”

        錦鋮點了下頭,轉身便要走,又被司徒叫住,問道:“對了,你沒抓到人,怎么跟容秉那處解釋的?”

        錦鋮回頭道:“沒解釋。”

        司徒額頭上頓時冒出大滴虛汗,碎碎念了一句:“你們姓祝的都這么任性哈!”

        女席這邊,欣然同程九歌吃東西的時候,被程九歌發現了自己一雙遮掩在厚厚粉底之下的腫眼泡,緊接著便被她無情且放肆的嘲笑了起來。

        這家伙笑起來旁若無人的樣子事實上為欣然招引來了周圍不少目光,無奈之下,她用手肘撞了一下程九歌,道:“你收斂點!要笑憋著回去笑,大庭觀眾、眾目睽睽的,你這樣一下太引人耳目了好吧!”

        程九歌這才略微含蓄的閉上了嘴,道:“你跟單小侯爺到底做什么了?值得你為他哭成這個樣子?”

        欣然托著腮想了想:“大概是因為他要走了吧!”

        “走?去哪里呀?”

        “出征。”欣然憂愁的吐出兩個字,又道,“你說他這一走,雒都要有多少閨樓秀女的為之心碎啊!”

        “你也為之心碎了?”程九歌問道。

        欣然不由得想起了心頭那一抹月白袍,惆悵道:“也許我會為別的什么人心碎吧!”

        程九歌見她突然滿眼愁云慘淡的傷懷起來,推了推她肩膀,道:“你先不忙心碎,這腫起來的眼睛一會少儀公主回來鐵定是要問起來的,我去給你要點冰,先敷一下吧!”

        欣然扭著脖子回頭望過來,笑著道:“你果然還是心疼我的。”

        程九歌丟了她一記白眼,道:“我是同情你。”說罷轉身走了。

        欣然一個人沉默的坐在自己的桌前,瞧著桌上原本的美酒佳肴變成了一堆殘羹冷炙,原本還想再吃點什么,忽然間沒了胃口,可偏偏眼角余光瞥到了一旁雒玉瑾的食案上,瞬間整個人又精神了起來。

        那桌上的東西幾乎還是原封不動的放在那里,只有碗里的一點湯汁有被喝過的痕跡,欣然不由得心下感嘆,人家少儀公主來這喜宴的目的倒真是跟她大不一樣,雒玉瑾是把這宴會當做工作來談,她呢?她真的就是來吃喝玩樂的,相比之下,欣然應該感到愧疚。

        然而事實上這家伙似乎并沒有想那么多,因為瞧見那一桌美事的時候,她毫不猶豫的一屁股坐到了雒玉瑾的食案前,舉著筷子,心情極美。

        只是落筷之前忽然想到了什么,那毛毛躁躁的動作忽然緩慢而優雅起來,一板一眼、有模有樣。

        雒玉瑾站在門口瞧著欣然坐在自己的食案前笨拙的模仿著自己的模樣,眉頭都在抽搐,一旁的筠華卻是忍俊不禁,調侃著道了一句:“二公主殿下,還是很上進的嘛!”

        雒玉瑾側頭給了她一個不知所謂的眼神,道:“我倒是覺得她這臉皮一天比一天厚了。”

        筠華望著遠處的欣然,又道:“這樣的二公主雖說跟以前大不相同,性子淘氣了些,可也并沒有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殿下一直在懷疑什么?”

        “我并沒有懷疑她,”雒玉瑾擰起了眉頭,聲音也變得低沉而謹慎起來,說道,“我只是擔心,擔心她可能碰了一件很危險的事情,而她自己并不知道。”

        筠華未懂雒玉瑾這話里的意思,但雒玉瑾沒有想要再說下去,筠華也不敢再問,便上前扶了她的手,慢慢朝欣然走去。

        宴會上來往走動的已經不多,大多都已經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談天說地,氛圍也不再像剛進門那般緊張,雒玉瑾的視線百無聊賴的在席間賓客中淡淡掃過,忽然之間,夾雜在一群女眷中她瞧見了一個健碩的男人的身影,這人穿著灰色的袍子,低著頭腳步走得很快。

        尚書府安排的女席雖然專為來此的女客們準備,但也并不是意味著,這宴席上就真的一個男人都瞧不見,服侍各位女客菜肴美酒的仆人中,也有不少打雜的男仆,以及這院子周圍也有侍衛看守。

        宴席中走過一個男人本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可是這個人即不像是府內打雜的仆役,也不像守院的侍衛,這讓雒玉瑾忍不住就把目光放在了他身上。

        她盯著這人的身影在一簇簇人中穿過,身影時隱時現,但腳下始終未有任何停頓,似乎目的地十分的明確。

        雒玉瑾奇怪著,目光循著這人直沖著的方向望了過去,而后便瞧見在他的前方不遠處,自己同雒玉卿的坐席堪堪攔在這人的必經之路上。

        她目光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正坐在她的位置上自以為優雅的吃著東西的欣然,腳步不由得走的快了些。

        欣然專心致志于學習雒玉瑾怎樣吃東西,腦海里回想著自己今日的各種不堪,又回想著雒玉瑾今日端坐在這里,笑容款款的與各位朝廷官員的家眷談笑從容,心中便覺得程九歌和司徒說的不錯,自己確實應該拿出點公主該有的氣質來。

        可她專注于眼前之物,便全然未察覺有人正在朝她這里迅速接近。

        這個怪人快走到欣然身邊的時候,雒玉瑾離欣然也不過是兩三步,就在她目光在食案前的人和灰衣人身上來回觀望的時候,這個走近欣然的灰衣人忽然抬起了頭。

        她儼然瞧見這個人的耳畔至下頜的線條兩邊膚色明顯的不同,甚至清晰地瞧見他下頜黏著粗糙的面具還翻著邊兒,而他抬頭的這一刻,一縷森寒的鋒芒從他的衣袖中閃爍出來,猛地朝著欣然沖了過去。

        雒玉瑾臉色轉眼慘白,猛地松開筠華扶著自己的手沖上去,大喊了一聲:“卿卿!”

        欣然突然聽見有人叫自己,不明所以的循聲望去,只是她才剛剛扭頭,眼前便有一大片陰影兜頭蓋了下來。

        

    
2手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