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自動登錄 忘記密碼? 注冊用戶
第二百六十一章 望寒
小說名稱:《迷墓鬼盜》 作者:予落寒 字數:2055 更新時間:2019-06-15 20:07:23
     小黑聽到王軒的喊聲,便停了下來,王軒低下身子抱起小黑說道:

        “你這破貓吃性不改,這么大的鳥你能吃得下去嗎?”

        小黑喵的叫了一聲,從王軒的懷里跳了下來,又蹦到了樹上。顯然對王軒的做法不滿。

        王軒也沒有管他,而是大喊著:“人呢,都出來啊。”

        不一會老九和阿江等人就出來了,阿江看到王軒身旁這么大的鳥,不禁的問道:

        “這是哪里弄來的鳥啊?”

        王軒看了看說道:“這不嘛,老二他們這次拿回來的,受了點傷,你跟老九去給他看看吧。”

        王軒說完,老九跟阿江好奇的朝著海東青走了過去。

        海東青瞅了瞅這個,看了看那個,朝著王軒身邊又走了兩步。

        王軒看著它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你放心吧,這都是你家人了,不會害你的。”

        這時老九和阿江已經走了過去,阿江輕輕的摸了摸它的頭。

        又看了看他的翅膀,王軒點了點頭說道:“翅膀受了傷,你們去看看。對了今天晚上大家在一起吃飯,老二他們回來了,你幫著做點好的。”

        阿江笑著對王軒說道:“好久都沒有這么熱鬧了啊。我覺得我今天晚上也可以喝點了。”

        王軒嘆了口氣說道:“怎么我身邊的人,都這么喜歡喝酒了?”

        “還不是跟你學的,管你也不聽啊。”阿江調皮的說道。

        王軒還想著反駁,阿江就又說道:“老九,抱著他,我們走吧。”

        老九結結巴巴的應了一聲,又看了看王軒,憨憨的笑了出來。

        王軒不禁罵道:“你小子居然敢笑我?”

        王軒剛說完,兩人就走了出去,王軒嘆了口氣,看著樹上盯著他的小黑說道:

        “你不許笑。”

        小黑把頭扭到了一邊,還在為剛才生氣呢。

        王軒從屋子拿出了魄寒古刀,在院子里練起了刀法,已經很長時間不運動了,王軒都怕自己的啤酒肚被阿江等人嫌棄。

        王軒練了一陣,老三突然破門而入,對著王軒說道:“可算找到你了,你大妹子又抽風了。”

        王軒皺著眉頭:“申奕,她又怎么了?”

        老三馬上說道:“店都不要了,非要接手給我,現在都收拾行李了。”

        王軒笑了笑:“我還以為什么事,女大不中留,由他去吧。”

        老三拍了一下大腿,又解釋道:“我的傻大哥啊,這申奕能是干什么去,一定是去找影刃啊。”

        “我都想到了,那又能怎么辦,人家喜歡呢。”王軒收起了刀,坐了下來。

        “你不管,我也不管了,我就怕他們用申奕的性命,威脅你交出地圖匣子。”老三顯得一臉淡然。

        王軒喝水的杯子微微愣了愣:“大不了那破地圖就給他們好了。”

        老三搖了搖頭說道:“這地圖我雖然不知道怎么用,但我暫時還不想給他們,因為這個秘密,我也比較感興趣。”

        王軒勸道:“我們好好生活就好了,根本沒有必要冒這個險。”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豈能是你想退出就退出的。”老三說道。

        王軒笑了笑說道:“行啊,老三覺悟見長啊,行了,這件事我有數,走吧帶我去看看,那臭丫頭吧。”

        老三應了一聲,轉頭跟著王軒出去了。

        等兩人趕到不念閣的時候,申奕已經拿著行李出現在店門口了。

        王軒叼著煙站在店門口看著申奕,大包小包的站在店門口。

        申奕看到王軒出來不禁說了道:“哥,那個,你怎么來了?”

        王軒抽了口煙說道:“怎么,不歡迎我啊,這店可是我開的啊。”

        說著申奕將行李,往自己的身后挪了挪。

        王軒看到這一幕不禁笑了出來:“你這是要干什么去啊?”

        申奕結結巴巴的沒有說出什么有用的東西。

        王軒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等著她實話實說。

        申奕低著頭說道:“其實我是要出去。”

        “看你這樣子,你是要出遠門啊。”老三在一旁說道。

        申奕瞪了一眼老三說道:“跟你有什么關系,就會打小報告的東西。”

        老三被她這么一說,無奈的笑了笑。

        王軒繼續說道:“好了,我知道你要干什么去,我說不行,你在我這里好好待著,一個女孩子得矜持。”

        王軒此時的口氣。像是申奕的父親一樣,讓他無法反駁。

        申奕掐著腰說道:“不行,我不能在這里浪費時間了,我需要去找我的愛情。”

        王軒點了點頭:“那你說你去找誰去啊?”

        “我……”申奕沒有說出話來。

        “緣分到了,一切自然會來的,你急什么呢。你若是去找影刃,那我根本不會攔著你。”王軒說道。

        “我只是調查我父親的死因。”申奕解釋道。

        “隨你便吧,殺父仇人你都看見了,我也想幫你,可就憑借咱們這兩把刷子,打的過人家嗎?報仇別太急,欠我的都要還回來的。”

        王軒突然冷冷的說著,寒氣逼人,這股陌生的氣息,讓從小到大的老三也感到深深的懼怕。

        申奕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拿著行李,又回去了。

        王軒跟了過去,大聲的說道:“今天晚上吃飯,你記得來啊。”

        申奕在樓上應了一聲。

        老三在一旁問道:“你真的要與他們為敵嗎?”

        王軒看了看老三說道:“不是我要與他們為敵,是他們不斷的傷害我們。待我放棄這里的一切的時候,也就是報仇的時候。”

        老三默默的點了點頭,回想這一路走來,身上有多少傷疤,都是影刃他們賦予給王軒的。

        王軒又逛了一圈,便回去了。回去的時候,老九和阿江已經帶著海東青回來了。

        這大家伙的精氣神還不錯。只不過剛開始接觸這陌生的地方,還是有些不熟悉。

        老五已經起來,跟著王軒說道:“一般來說,這種東西都是很難馴服的,它怎么這么聽話呢。可能是那張老太從小養大的,一些獸性早就不復存在了。”

        王軒點了點頭,阿江又說道:“這大鳥還挺好玩的,給它起個名字吧。”

        王軒摸了摸阿江的腦袋說道:“他飛得很快很高,能望著我們這一家人。”

        “就叫望寒吧。”

        

    
2手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