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自動登錄 忘記密碼? 注冊用戶
第0001章 龍嘯天
小說名稱:《霸天神凰決》 作者:歲月如水流 字數:3867 更新時間:2019-03-04 12:27:42
     平躺在地上的青衣少年,猛然間睜開了眼睛。

        “玄戰大陸,大夏王國,我勒個去,玄戰大陸是哪里,我從沒聽說過這個鬼地方,龍嘯天,太巧了,這個倒霉蛋兒也叫龍嘯天……呃,我、這是、重生了啊?”

        龍嘯天,仙界三重天白云仙國的第一戰神,他千年征戰,開拓疆土,把白云仙國打造成三重天七強仙國之一。

        哪想到白云仙國皇帝恩將仇報,聯合青云仙國,在屠仙山滅凰嶺,伏擊了他。

        白云仙國第一戰神隕落。

        龍嘯天拳頭握得咔嚓嚓響,雙眼充血通紅,心里的無窮恨意噴發。他鄭重起誓:我龍嘯天已經重生,本戰神發誓必報此仇!

        睜開眼的龍嘯天看著周圍懵逼了,他躺在一個狹小的空間,空間內全是陶紅色的,散發著濃郁的灼燒味道,顯然是一處燒制了無數瓷器的破窯洞。

        曾經的第一戰神也想罵娘,好不容易穿越重生了,卻他媽被人裝進窯里,這是要燒成灰的節奏,他們之間該有多大的仇氣啊?

        這個倒霉蛋兒是個令人發指的壞蛋還是怎么地?

        頭頂方向傳來清晰的腳步聲,他的耳朵立刻豎起來。

        唰唰唰——

        腳步聲停了,緊接著是年輕人諂媚的討好主子聲音:“小侯爺,劈柴、木炭都準備好了,咱們是不是可以開始呢?”

        被稱作小侯爺的年輕人身著錦衣,臉頰狹長,三角眼閃爍著陰毒,盯著封閉的窯洞門兒冷笑,他的手掌向下揮動:“點火。”

        兩名黑衣小廝當即手忙腳亂點火,往灶里堆柴。

        那錦衣小侯爺看著灶里慢慢燒起來的熊熊火焰,十分得意:“桀桀,燒吧,使勁的燒吧,連一點骨頭渣子也不留,南荒侯你和我爹斗,我就讓你斷子絕孫。”

        “龍嘯天死了,我倒要看看那個老匹夫還能指派誰參加諸侯大賽?過不了比賽,侯爵就丟了。”

        說到這里,黑鴻軒滿是得意的長臉上顯出一股猙獰陰狠:“嘿嘿嘿,到那時,我看你怎么躲得過我黑水侯府的一路追殺。我要滅你滿門……”

        黑鴻軒的話一字不漏地聽在龍嘯天的耳朵里,融合了本主記憶,龍嘯天臉色精彩起來,他的嘴角微微挑起。

        “想燒死本戰神,你癡心妄想。”

        黑鴻軒,黑水侯的小兒子,在酒樓暗算了那個倒霉蛋兒苦主后找了個破窯洞,要放把火毀尸滅跡,讓南荒候連兒子的尸體都找不到。

        黑鴻軒這個畜生好陰狠的手段!

        龍嘯天并沒有半點慌張,曾經圣仙修為的他,征戰千年,什么樣的危險沒有遇到過,眼前的危險并非沒有辦法度過。腦海里裝著的仙界三重天無數仙道功法、仙術,就是他從窯內逃生的最大依仗。

        無視眼前即將被焚身的危險,龍嘯天檢查重生的這具身軀,火靈體質,身體內蘊含著極為磅礴的火元素藥力能量,他緊握拳頭,心中大喜,明白自己有救了。

        這些藥力應該是南荒候為了提升兒子修為,不顧一切給他灌下來的火元素靈藥,但是,這個倒霉蛋兒修煉功法低級,又沒有化開藥力能量和提升境界的經驗,導致藥物能量沉淀在經脈中,不但提升不了境界反而成了修煉的絆腳石。

        磅礴如海的藥力對這個倒霉蛋來說是絆腳石,對他來說就是眼前最好利用的資源。

        黑鴻軒想借助火焰毀尸滅跡,他不知道火焰煅燒正是修煉霸天神凰訣第一重浴火重生必須的條件。

        修煉霸天神凰訣就要外面火焰煉肉身,內里藥物能量化戰力,內外結合才能成功,當年得到這門功法的時候,他修煉戰神訣無法修煉,想不到轉身重生倒有了修煉這一門絕世神功的機會。

        時間緊迫,龍嘯天不能怠慢,立刻盤膝打坐,運轉神訣:仙界九重天,神凰掌世間,八方歸火焰,浴火見青天……

        隨著霸天神凰訣的運轉,龍嘯天身外的磅礴熱氣炙烤著身軀,透過已經沖開的穴竅進入體內,身體內的藥力能量被熱氣煉化,化作了一股股可以吸收的戰力,向他身上沒有打通的穴竅沖擊。

        砰砰砰——

        隨著磅礴的能量沖擊,穴竅打通的聲音接連不斷的傳來。

        他的境界突飛猛進:星力境六重。

        星力境七重。

        進入星力境七星,他身上的磅礴藥力才化開三分之一,南荒候真下了老本,不知給兒子灌注了多少寶貝藥物,竟然積蓄這么驚人的藥物能量,現在都成為了他晉升的能量源泉了。

        龍嘯天盤算著修煉九重天,一重一高山,越向后面的穴竅破開越難,破開穴竅需要的能量也越多,這些能量和火焰應該足夠他進入星力境九重了。

        那就來吧!

        他充滿了斗志,要一鼓作氣,直沖星力境第九重。

        ……

        黑鴻軒被熊熊燃燒的火焰照的臉頰通紅,臉上毫不掩飾那殘忍的快意:“嘿嘿嘿,龍嘯天失蹤了,南荒侯連個尸首也找不到,就讓他疑神疑鬼去吧。”

        “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小侯爺,我想龍嘯天應該燒成灰燼了吧?”一個小廝諂媚地說。

        “是啊,都是咱小侯爺行事果斷,南荒候哭死也找不到他兒子的身影。”另外小廝看著火焰得意地說。

        ……

        熱窯內,被烈火煅燒的龍嘯天不但沒有被燒成灰燼,正相反他一臉快意,享受著晉級的舒爽。

        玄戰大陸,人人修戰,實力為尊,每進一重都有不一樣的風景。

        戰修從打開穴竅開始,身上的穴竅小而隱秘好像遙遠的星辰,故稱為星力境,打開十二個穴竅為一重,共九重一百零八個穴竅全部打開是星力境圓滿,而后是戰力打通穴竅連接經脈的破脈境,破脈境圓滿后戰力歸入下丹田,進入歸元境……

        龍嘯天運轉霸天神凰訣,窯內足以焚燒身體的熾熱都順著穴竅進入他的身體,煉化殘存的藥力能量化作滾滾戰力,成為沖開穴竅的工具。

        他咬緊牙關,拼命運轉體內磅礴戰力,向沒有沖開的穴竅撞擊:“給我沖!”

        轟隆隆,轟隆隆——

        一連串的穴竅沖開。

        星力境八重。

        星力境九重。

        半個時辰晉升了四重,到了星力境九重巔峰,體內磅礴的藥力被消耗一空,所有的經脈都重新錘鍛,身體強度上了不止一個臺階。

        這么大的進步,如果是別人都歡喜的發瘋,龍嘯天作為曾經的仙界圣仙沒有多少激動,他握一握拳頭,感覺一下現在的力量,大約有一千五百斤,單單是力量來說,相當于一般戰修破脈境一重修為。

        是出去報仇的時候了……

        就在此時,窯洞小門嘎吱吱打開了。

        黑衣小廝諂媚的聲音響起:“小侯爺,估計那龍嘯天化成灰燼,尸骨無存了。”

        另外的一個人也跟著說:“可不是,半個時辰的大火,就算是鋼鐵也要融化何況是肉身呢,龍嘯天這是魂飛魄散啊,哈哈哈——”

        他得意的笑聲戛然而止。

        一道身影好像閃電沖出來剛打開的小門,帶著爍人的熾熱氣息,卷動了小門前地上的塵沙,向著他們迎面撲來。

        龍嘯天好像是一只火鳳凰,從火焰中沖出,直接撲來。

        他雙拳分別攻擊兩個小廝。

        砰砰——

        一拳一個,打在那小廝的胸口。

        兩個小廝沒有防備,更想不到被大火燒了半個時辰的人能從窯里沖出來,哪里能躲開龍嘯天含恨攻擊?

        他們的胸口幾乎同時響起咔嚓嚓的聲音,那是胸口肋骨斷裂的聲響,二人被打飛出去一丈多遠,酷咚、酷咚,平摔在地上。

        啊——

        他們大聲慘叫,緊接著,一口口鮮血噴吐出來。

        他們點指著龍嘯天,眼睛瞪得溜圓,滿臉不相信:“你你你——哇——”

        龍嘯天看都沒有兩個廢物一眼,他知道自己一拳的威力有多大,這兩個星力境六、七重的廢物,全力抵擋也要被一拳重傷,更何況沒有防備呢。

        二人肋骨最少斷了四五根,心肺都要破損,距離死亡也就是一點時間的問題了。

        龍嘯天盯著黑鴻軒,嘴角微微上揚,拳頭握得咔嚓嚓直響,已經到了為倒霉蛋兒報仇雪恨的時候了,面前的對手黑鴻軒有多狠?

        殺人之后,毀尸滅跡,這廝手段殘忍得令人發指。

        龍嘯天點指著黑鴻軒,冷冷說道:“你該死!”

        黑鴻軒嚇得身子一哆嗦,驚恐地盯著龍嘯天,腦子都轉不過來彎彎兒,搞不清楚面前的狀況,結結巴巴地說:“你、你、你——是人是鬼?”

        龍嘯天被他的貼身護衛一巴掌拍死,然后才帶到窯里火化,怎么又活過來了?

        更讓他想不到的是,龍嘯天不但活了,還從窯洞闖出來,兩拳重傷了他的兩個小廝,完全顛覆了他的思維。

        龍嘯天是個廢物,星力境五重修為,自己的小廝,一個是星力境六重,一個是星力境七重,都是侯府兵將里的強者,按道理說,龍嘯天偷襲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啊。

        “我是人,不過一會兒我就讓你變成鬼。”龍嘯天冷冷地盯著他,那眼光好像能看穿黑鴻軒的靈魂。

        聽到是人,黑鴻軒突然間笑了,倉朗朗,抽出寶劍,雪亮劍芒在窯洞內閃爍,劍尖指著龍嘯天:“哈哈哈,龍嘯天你個蠢逼,如果剛才你趁著我驚魂未定偷襲,說不定你還有打敗我的機會,至于現在,你以為你一個星力境五重的廢物是我的對手。”

        戰力運轉,星力境九重巔峰修為完全施展開了,一千斤的強悍力量加持到長劍上,長劍嗡嗡作響,淡淡的劍氣從長劍上生發出來。

        “剛才沒有燒死你,那我就剁下你的腦袋再燒一次。”黑鴻軒臉色猙獰,三角眼更顯出說不出來的陰狠毒辣,“我還告訴你,我爹帶著我哥到你家去挑戰去了,就是要看看你爹找不到你的臉色有多精彩。”

        “你給我死吧。”

        白蛇吐信。

        一劍好像暗中突然發動襲擊的毒蛇,倏忽向龍嘯天的眉心刺來,窯洞中好像劃過一道電閃,快到讓眼睛幾乎跟不上的地步。

        黑水候府黃階中品武技:落花劍,號稱一劍寒光驚天下,劍過處處有落花。

        劍過后的落花是對手的鮮血畫成。

        龍嘯天盯著刺過來的寶劍,臉色平靜,突然間,他身形一晃,腳步向前踏出。

        一拳打出,拳風呼嘯,正中黑鴻軒的手腕。

        黑鴻軒手腕遭到重擊,再也把持不住手里的長劍,長劍嗖一聲飛出去,鐺啷啷掉在地上。

        他還沒有反應過來,胸口遭到重擊,被龍嘯天打飛出去一丈多遠,越過兩個小廝,和他們一樣摔倒在地上。

        咔嚓嚓。

        他的胸口肋骨同樣斷裂了四五根,哇哇,一口口鮮血噴出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黑鴻軒無法接受眼前的結果,龍嘯天這個廢物怎么會厲害到這種程度,這是不可能的啊。

        龍嘯天走到兩個小廝身邊,一腳一個踩在小廝的腦袋上,那小廝的腦袋好像被踩崩了的西瓜。

        砰砰——

        腦袋碎裂,紅白之物沾滿了龍嘯天的腳丫子,龍嘯天連看都沒有看。

        他手掌上紅色如血的火焰升騰,火焰的溫度比剛才木柴木炭的火焰溫度高一倍以上,這是最初級的鳳凰真火。

        呼——

        火焰彈在兩個小廝身上,在他們身上洶涌燃燒,烤肉的腥臭味兒在窯洞彌漫。

        龍嘯天一步步向黑鴻軒走來。

        黑鴻軒強忍著傷痛,滿眼恐懼地盯著龍嘯天,手腳并用向窯洞外面倒退:“龍嘯天,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是黑水候的小兒子啊。”

        他的褲襠里濕漉漉的,屎尿俱下!

    
2手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