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自動登錄 忘記密碼? 注冊用戶
第一百六十八章 殺到秋家門前
小說名稱:《御神記》 作者:楓落憶痕 字數:3135 更新時間:2019-06-17 23:33:32
    

        宋博,靈武境八重天的強者,手中戰矛為中品寶器,符文之上流淌著冰冷的烏光。

        他持矛殺向燕云缺,那長矛刺出的瞬間,宛若有萬千長矛同時刺殺了過來,而在空中也到處都是他的殘影。

        千影擊!

        這是宋博修煉的武技,非常之強,鋪天蓋地的矛鋒都鎖定目標,難以閃躲。

        他的嘴角浮現出了殘忍之色,仿佛已經看到那個少年在自己的戰矛下千瘡百孔,又因每一矛都沒有擊中要害而想死都不能,只能痛苦哀嚎的畫面。

        “哈哈哈,姓燕的蟲子,你這樣的貨色也敢跟我宋青樞斗?你燕家是什么,弱小得可憐的家族,而我宋家比起你燕家強萬倍!我宋青樞有這樣的背景與靠山,你有什么?我身邊隨便一個老奴走出來,就是靈武境八重天,殺你如斬草!”

        宋青樞大聲呵斥,他現在心情無比的舒暢,想到之前被追殺,實在太憋屈了,而今終于逆轉形勢,由他來主宰對方的生死了。

        “吭!”

        就在滿天的戰矛之影殺向燕云缺的時候,金色的血氣從他的身體之中沖出,凝聚成一條大龍,繞著他的身軀沖天而上,發出嘹喨龍吟。

        這樣的畫面正好被秋家府邸之中走出來的眾人目睹,全都露出了驚色!

        “那是肉身血氣?”

        云祥先生雙目精光奪人,身軀都震顫了幾下,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血氣凝聚成龍,聚而不散,王武境之下,誰能做到?”就是那常鳴都震驚了,目睹這個畫面,對他的心神造成了沖擊。

        轟隆!

        在秋家府邸門口,眾人震驚的眼神之中,那個少年雙手劃動,那條金色大龍就穿梭于長空之中,龍軀擺動間,宛若金色的山嶺橫亙長空,將滿天的戰矛之影全都崩滅,形成可怕的真氣風暴。

        人們看到,金色大龍在真氣風暴中穿行,瞬息突防,來到了宋博的面前,神金澆筑般的龍軀纏繞了上去,將宋博牢牢禁錮。

        “給我開!”

        宋博低吼,動用全身的真氣,瘋狂沖擊龍軀,想要脫困出來,結果龍軀巋然不動,宛若不朽的鋼鐵之軀。

        燕云缺一探手,他就將宋博的戰矛奪到了手里,持矛向著已經嚇得雙腿發顫的宋青樞而去。

        “你……姓燕的……你敢……”

        宋青樞狠狠咽了口唾沫,身體不由自主的倒退著,內心之中的恐懼已經上升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他看到了什么?

        他宋家的老奴宋博,靈武境八重天的強者,竟然被燕云缺給禁錮了,兵器都被奪了過去,兩人交手不過才一回合!

        “我說過,你逃到哪里都沒用!”燕云缺持矛一步一步往前逼近,那戰矛在他的手里烏光流淌,吞吐的鋒芒有數米長:“你此刻可以倚仗的大樹倒下了,還有什么可以倚仗?”

        “住手!”就在這時候,云祥先生走了出來,他的心中是很震驚的,因為他想起來了,這個少年他見過,就是當初寫下賣妻契約,將秋語凝賣掉的燕家少主!

        他沉聲說道:“燕云缺,你可知道宋青樞乃我圣音學院內門弟子,你敢如此對他,簡直是膽大包天!”

        “圣音學院內門弟子了不起?”燕云缺冷漠地看著云祥先生,當初就是這個人帶著秋語凝上門,好不威風,要強勢退婚,那些畫面至今仍舊歷歷在目:“你圣音學院的人就可以為所欲為?三番兩次派人來殺我、殺我族人,難道還不準我反擊,你圣音學院就是這么霸道的嗎?”

        “你說宋青樞派人殺你的事情,我會去查實,如果屬實,我們學府內部自然會處理他,還由不得你動手!”云祥說完就揮了揮手:“燕云缺,你能有如此成就,實屬不易,應該是得了天大的奇遇,應該好好珍惜才是。剛過易折,切莫斷送了自己的一生。”

        “呵呵,云祥先生,看來是頤指氣使慣了,總是習慣于將任何的事情都用你們自己的規則來進行。你要知道,宋青樞對我出手,不是你們的內部矛盾,我才是當事人!”燕云缺說完繼續往前走去,手中的戰矛,上面的符文更加的亮了,烏光刺目。

        “此子……”

        秋家府邸門口,秋正陽與家族眾高層,內心中的震撼已經無法用言語去形容。

        他們甚至使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寧愿相信自己眼花,相信這只是個夢境,也難以直面這樣的現實。

        燕家的廢物,短短三個月,竟然成長到了這個地步,脫胎換骨,力壓靈武境八重天!

        他是什么境界,能兇殘至此?

        此刻,在秋家之中的某座樓閣上,秋語凝靜靜俏立在窗前,將府邸門口的畫面盡收眼底。

        “他是怎么修煉的,三個月的時間,就能打敗靈武境八重天的低成長武者了!我擁有三生圣體,在圣音學院修煉,有上佳的環境,各種高級修煉資源,目前也只初初凝聚出生命之輪與守護神盤……”

        秋語凝的內心直接掀起了驚濤駭浪,她不能平靜。

        看著那個少年手持戰矛立身在虛空之中,面對云祥長老都依然強勢,要誅殺宋青樞于眼前的霸道,她震驚也感慨。

        “當初都說他是個廢物,看來他不僅不廢,還是個天才。只是,我秋語凝志向高遠,心不在兒女情長之中,就算他再天才,我還是要退婚!他的天賦雖強,卻也不能與我的圣體相比。五年之約,倒是變得有意思了呢。”

        “該死啊!”秋語凝的身旁,秋子墨卻是咬牙切齒,雙目赤紅,眼球上面布滿血絲,五官猙獰,低吼著:“怎么會這樣,他只是個鄉巴佬,一個廢物,怎么會走到這樣的高度,我恨啊,我不甘心!”

        “子墨堂兄,你跟他之間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計,語凝奉勸你不要再存有報復的心思。年后,你去了青山學府,踏踏實實修煉。他連宋青樞都敢殺,惹到他的話,你覺得他會不會殺你?”

        秋語凝淡淡的看了身邊的堂兄一眼,在他猙獰的表情下,看到了那顆充滿怨毒的內心,就不由得提醒了一句。

        秋子墨聽到這樣的話,臉色瞬間漲得通紅!

        什么叫做他與燕云缺之間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計?

        如果是別人說這句話,他立刻就要咆哮,但面對秋語凝,他不敢。

        “該死,就連語凝堂妹都看不起我,覺得我不如姓燕的。你們都給我等著,我秋子墨必殺燕云缺,證明給你們看,只有活著的才是勝者!”

        他在內心之中嘶吼、咆哮,臉龐就漸漸的扭曲得不成樣子了。

        秋語凝是誰,怎么能感應不到秋子墨的變化,但卻也沒有再說什么,只是暗暗搖頭嘆息。

        秋家府邸前,燕云缺的腳步越來越重了,并且有種非常特別的節奏,凝聚出了神秘的“勢”,使得方圓數百米的空間都跟著他的步伐而律動了起來。

        “救我,云祥長老救我!”

        宋青樞嚇破了膽,幾乎都快要站不穩了。

        “燕云缺,速速止步,否則老夫不得不鎮壓你了!”云祥眼神犀利,一柄血色的長矛就從他的背后沖了出來,這是他的武魂形態——血矛。

        他的血矛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氣息,輕輕顫動著,令空間都輕微扭曲了起來。

        “云祥先生,當初你上門來欺我燕家,今日還想欺我?你當我還是當初的那個煉氣境的小武者嗎?”燕云缺的眼神越發冰冷,腳步并沒有停止,繼續往前,身體之中溢出濃郁的金霞,形成黃金海洋,他整個人金光燦爛,宛若神祇降臨人間大地。

        “欺你?”云祥先生冷冷說道:“你應該知道,這世間強者為尊,不管是當初在燕家還是此刻,老夫愿意開口說話,就已經是給了你們最大的仁慈。如果換做別的強者,可能直接出手,懶得廢話,你可真是不知好歹!”

        “云祥長老,殺了他,此人根本就沒有把我們圣音學院放在眼里!”宋青樞盡管恐懼,但對燕云缺的殺意卻半分都沒有減弱,看到他跟云祥長老劍拔弩張,就覺得是時候點把火了。

        “到了現在,你還敢在這里聒噪,死!”

        燕云缺聲音冰冷至極,猛的盯住了宋青樞,一瞬間令其遍體生寒,雙腿猛的一抖,差點坐在地上。

        隨著他的那個死字脫口,嗡的一聲,那柄戰矛就被他擲了出去,宛若一道烏黑的閃光洞穿而去。

        “不……”

        宋青樞驚恐大叫,瞳孔猛的一縮,感受到那股子殺氣,當場崩潰,尖叫起來,轉身就跑。

        “放肆!當著本長老的面,你還敢逞兇,看來今日不得不鎮壓你,擒你到青山學府,讓你們掌教至尊給個交代!”

        云祥出手了,他的背后那柄血脈錚的豎立起來,一下子分化成數十柄,沖向四方。形成大陣。

        頓時之間,這里的天地就變成了血紅之色,到處都在血光的籠罩之中。

        燕云缺就發現,方圓數千米之內,都化為了場域,被納入了血矛大陣之中。

        他擲出的那柄戰矛,也因此而靜止在空中,被血色的真氣禁錮。

        “燕云缺,你已經深陷老夫的血矛之陣內,束手就擒!”

        燕云缺看不到云祥的身體了,四方一片紅色,只能聽到云祥的聲音。

        一柄柄血矛在血色的世界之中沉浮,上面亮起殷紅的符文,宛若鮮血在流淌。

        

    
2手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