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自動登錄 忘記密碼? 注冊用戶
第1章 囚禁
小說名稱:《魔妃逆襲:冷峻君王哪里跑》 作者:火貍 字數:3548 更新時間:2017-03-23 13:21:47
     云之國西北邊是云國用來囚禁叛逆,罪大惡極之人的苦寒地界。

        可是在群山聳立的一處頂端卻有一座似王宮一樣富麗堂皇的宮殿,聽說里面囚禁的是云國皇上的親生女兒,云國的公主陛下赫連流光。

        有傳言她因為有異于常人的容貌,因為大祭司的一句話就被囚禁在青山之丘十七年,整整十七年。

        云國在七國之中算前三的國家,兵強馬壯,國家富裕,繁榮,百姓雖沒有錦衣玉食不過也是餐餐有肉,溫飽無憂的日子。

        二十年年前的夜晚一聲啼哭劃破天際,宮女太監們臉上均是喜色。云皇聞訊而來這是他登基后第一個孩子,不管是是男是女他都會當作心肝寶貝一樣疼愛。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皇后娘娘產了一位公主。”

        “好,好,賞,朕要大賞特賞。”

        云皇抱著懷里的可人兒愛到心坎,他握住皇后的手:“你為朕生下這么漂亮的一個孩子,朕該怎么賞賜你?”

        皇后虛弱的搖搖頭:“臣妾什么都不想要,只求皇上可以善待這個孩子。”

        云皇鄭重的點頭,握緊皇后的手抱緊懷里的女兒。

        赫連流光三歲的時候,云皇請了有名的大祭司前來為她送上祝福。可是大祭司看見她的第一眼卻指著她的鼻子說:“這孩子長大后必是禍害,她將禍害我們整個云國。”

        前來道賀的文武百官帶著詫異開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云皇臉色凝重的把大祭司叫到御書房兩人秘密會談后的結果便是公主赫連流光被遣送至青山之丘,永世不得在踏入云國半步。

        半年之后一位嬪妃為云皇又產下一對雙胞胎,一兒一女。大喜的云皇廢了之前的皇后,立貴妃李氏為后。

        半年后大公主赫連流光的親生母親,前皇后突然薨逝,原因不明。

        二公主赫連夕月滿十八歲生辰的時候帶著哥哥赫連盈出去狩獵不知道怎么就到了青山之丘赫連流光住的地方。

        兩人帶著一百名的護衛追著一只受傷的狐貍一只追,一只追到赫連流光的宮殿。

        漫天飛舞的雪地中,一頭紅色過腰的女子懷中正抱著一只受傷的狐貍悉心的照料。

        赫連夕月騎在興國進貢的汗血寶馬上,趾高氣揚的指著下面的流光:“你是誰,見了本公主為何不下跪?”

        跟在身后的護衛警惕的把夕月和盈保護在身后。

        流光只是冷笑一聲,抱著狐貍轉身就走。

        赫連夕月從小就囂張跋扈慣了,揚起鞭子對著流光的背狠狠抽去,在接觸到她衣服的時候一名婢女蹦出來抓住鞭子講赫連夕月整個人拖到地上。

        “這是大公主,赫連流光。”

        赫連夕月從地上爬起來拍著身上的雪,猙獰的臉色指著她的背影。

        “哼,大公主?”她嗤之以鼻:“什么大公主,不過是被父皇趕來青山之丘的叛逆,你這個禍害云國的妖異。”

        “妖異?”流光淡淡重復這兩個字,身影猶如天籟傳進人心底。

        赫連夕月被欺負侍衛們正想上前,可是一聽是赫連流光一個個又猶豫了。

        雖說這個大公主是被驅逐,也是云國的禍害,盡管如此也沒有被云皇奪取公主的封號。

        “你就是赫連流光?我時常聽下人們提起你。”

        赫連夕月拉赫連盈卻被一手甩開,打馬上前在赫連流光的身后下馬。

        “哦,常常聽說我?說我什么?說我是異類?妖異,還是禍害之類的?”

        她的聲音很輕邊說便撫摸著懷里受傷的狐貍。

        赫連盈想上前,卻被身后的婢女攔住。她沒有表情,只是冷冷的看著赫連盈。

        “大膽,你這個賤人知不知道他是誰?竟敢擋住他!”

        婢女依舊沒有動,眼神依然盯著赫連盈:“奴婢奉命保護公主。”

        “阿雪,不得無禮。”

        “是,公主。”

        流光開口阿雪才收回手退在一邊,帶著十二萬分的精神看著這兩兄妹。

        “這樣說來,我還應該尊稱你一聲皇姐。”

        撫摸的動作慢慢停下,轉身盯著赫連盈:“皇姐?”

        唇邊泛著淡淡的笑意,若有似乎。身后的人全部一怔,突然赫連夕月尖叫一聲:“你是妖怪,你是妖怪。”

        “妖怪?”

        眼眸一轉看著捂著嘴花容失色的赫連夕月,信步靠近她:“我那里像妖怪了?公主!”

        赫連盈回神一巴掌抽在赫連夕月的臉上:“無禮。”

        赫連夕月被打懵了,捂著臉氳氤霧氣的看著他:“哥,你做什么?”

        流光低頭,唇邊的笑被放大:“好有趣的兩兄妹。”

        說完這句話就帶著受傷的狐貍和阿雪頭也不回的離開,赫連夕月回神騎著馬負氣的離開。赫連盈盯著流光的背影,眼底閃著火熱的光芒。

        很快,赫連流光的消息再一次被傳得沸沸揚揚。那些護衛每每回憶流光的長相時都說:“那是我一輩子見過最美的女人,雖然她的美那么不真實卻是比天山的神仙都要美上千萬倍的女人。妖嬈的紅色長發,勾魂攝魄的紅色眼眸,殷紅的唇。”

        赫連流光的美已經不能用文字來形容,她的容貌能讓天地萬物為之失色,這一點也沒有夸大。

        也是如此,她才會被大祭司認為是云國的禍害。

        云皇和流光的母親怎么可能生出一個紅色頭發,紅色眼眸的孩子。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有人在說流光的母親通奸有了赫連流光,又有人說她是被妖怪的化身。就是狐貍,就是狐貍精。

        可也有人說她是神仙下凡,因為在她的眉心處有一處像火一樣的印記,從小就有。

        各種版本,眾說紛紜。

        赫連夕月被赫連盈打的事情還是被李皇后知道,赫連盈的回答就是:“誰叫她如此無禮,好歹那也是我們的皇姐。”

        李皇后怒斥赫連盈:“她不是你們的皇姐,她是那個賤人和別人通奸的孽障。”

        赫連盈為了這個事情和李皇后爭執不休。

        最后赫連盈氣呼呼的回到自己宮殿,摔東西砸東西。可是,一靜下來他的腦子里想的全是流光的容貌。

        十七歲的赫連盈在那一刻突然明白這是為什么,他愛上了那個神秘又迷人的女人。

        而且是和他有血緣關系的女人,但是他選擇相信李皇后的話。那個被囚禁在青山之丘的女人是前皇后和別人通奸的孩子,所以和他沒有血緣關系,所以他可以愛她。

        第二天,鵝毛般的大雪依然覆蓋整個云國,赫連盈獨自一人騎著馬到青山之丘,赫連流光住的宮殿。

        宮殿不大,只當得到赫連盈的后花園的大小,不過去很豪華有些奢侈得過分。

        流光抱著狐貍,側躺在軟榻之上看著一望無盡的山底和漫空飛舞的白雪。

        “誰?”

        阿雪警惕的目光盯著赫連盈藏身的木柱后面,流光頭也不抬。

        “既然來了就進來喝一杯熱茶,不必躲著藏著。”

        赫連盈有些窘迫的從后面出來,不在叫皇姐而是直呼她的名字:“流光”

        流光眼梢微動:“哦,今日怎么不叫我皇姐了?”

        赫連盈沒回答就坐在軟榻上眼神直勾勾的看著她:“因為你不是我皇姐,而是我赫連盈的女人。”

        流光和阿雪的神色沒有半分波動,懷里的狐貍動了動掙脫流光的懷抱不知跑去了哪里。

        流光笑意盈盈的看著他:“盈,你知不知道這種話已經有很多人對我說過。”

        “很多人?”

        赫連盈不解,怎么可能有好多人對她說過。她明明是被囚禁在青山之丘的人。

        “對,很多人。”

        “誰?”赫連盈有些急,他想知道是誰有這么大的膽子對赫連流光說這樣的話他一定要殺了他。

        手指微動指著不遠處的山:“那,里面的人。”

        赫連盈隨著她的手望去,那是關押云國的叛逆,罪大惡極之人的地方。

        他輕輕一笑:“流光,你騙我。”

        “不相信?”

        “不相信,那里面的人不可能離開。就算可以離開也只會逃離云國而不會傻到在回答那個地方!”

        “要不要隨我去看看?”

        她的眼神微微上挑,像是在問赫連盈有沒有這個勇氣去哪里。

        他唰的一下站起身:“好,我就隨你去看看。若是真的有,我一定會親手砍下他的頭。”

        “好”

        阿雪沒有去,留在宮殿。流光和赫連盈同騎一匹馬,這樣的距離,流光身上淡淡的梅香味若有似無的傳進他的鼻子中。

        失神,沉淪。

        門口沒有侍衛,流光穿著薄薄的蟬翼紗的衣服,外面是一件火紅的狐裘。把她襯托得更加美艷。

        “怎么?不敢進去了?”

        赫連盈拉拉披風,伸手握住流光的人兩人一起進入里面。里面的味道很難聞,又很冷,還很黑,不點蠟燭什么都看不見。赫連盈微微皺眉借著雪地微弱的光四處尋找燭臺。

        走進去沒多遠流光就不再走,任憑赫連盈怎么拉也不懂。

        “怎么,是你害怕了?”

        流光轉到赫連盈的身前,靠近他懷里仰著頭:“你真的喜歡我?”

        這樣的距離,這樣清晰的味道,這樣曖昧的場景赫連盈什么也忘了只能傻傻的點頭。

        “我喜歡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流光只是加深了笑意,輕掂腳尖有些冰涼的唇貼近赫連盈。不過沒有貼上去,

        “盈,剛才的話我還沒說完。”

        “什么話?”他有些迫不及待,呼吸已經很粗重。

        “那句,流光你是我女人有很多人對我說過,還有后半句。”

        “什么話?”

        她再次墊高腳尖,紅色的眸子冰冷陰鷙:“那將是我離開青山之丘后,會有很多人心甘情愿對我說這句話。”

        話里的含義赫連盈還沒聽明白,只覺得腹部一涼,下一秒一只冰涼的手捂住他的嘴。

        “赫連盈,大祭司說的很對。我就是云國的禍害,我將屠盡皇宮每一個人,包括你那蛇蝎的母后和自稱為云國皇上的男人。”

        赫連盈驚恐的看著流光的寶石一般的紅色眼眸,眼底全是笑意,卻是讓人墮落地獄的笑意。

        赫連盈慢慢軟下去跌坐在地上,流光是那樣柔情的撫摸著他的臉。

        “我的弟弟,要怪就怪你有了那個惡毒的母親。”

        抽出匕首信步走回她的住處,阿雪早已經備好了熱水:“公主,您手臟了,快洗洗。”

        她盯著沾滿鮮血的手:“是啊,好臟。不過,阿雪我覺得這樣的顏色好美。”

        阿雪抬頭只是笑笑,小狐貍不知道從哪里跑回來圍在流光的腳邊像是在迎接她的回來。

        雙手跑在溫水里,眼神卻是看著腳邊的狐貍:“人若無情不如為畜生,畜生有情卻比人更像人。”

        

    
2手电子游戏机